首页 > 专题频道 > 时事专题 > 推荐专题 > 我与改革开放共奋进 > 我与改革开放共奋进 > 正文

我与改革开放共奋进丨难忘家乡的山路

1

昨天晚上,去父亲那里吃饭,闲聊之间,父亲突然问我:“老家打电话来说,水泥路修到了家门口,是真的吗?”我说“, 是真的”。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父亲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自言自语地说:“真没想到!真没想到!”

是啊!不仅是父亲没有想到,连我也没想到。在我那“出门喊得应,走路要半天”的家乡,也会通水泥路,而且通到家门口,真是不敢想啊。

我老家在新晃侗族自治县中寨镇大寨村方田组的观音山上。与外界的连接是一条羊肠小道。山高路陡,买卖东西全靠肩担背驮。读初中时,家里困难,没有什么经济来源。为了给我交学费,我父亲一周砍一担柴到镇上去卖,一百多斤,十多里山路,到镇上时父亲衣服湿透了,两个肩膀都红肿。接过父亲递过来的两块钱,我心疼得说不出话来。让我最难忘的是交预购猪(卖给国家)。父母一大早起来,将预购猪绑在担架上,然后请人抬上肩,父亲在前头,母亲在后面。母亲个子小,力气差些,边走边看路,十来分钟就要换下肩。十来岁的我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干着急。到食品站,母亲放下抬猪担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许久起不来。那时我想,如果有条公路就好了,可以去买辆板车来拉猪,父母就不用那么辛苦抬了。

我们镇里到县城有近百公里,有一条四、五米宽的乡际公路。八十年代,每天开往县城只有一趟班车。如果错过了时间,那只得等第二天的车了。

80年,我到新晃一中读书。每年放寒假时,我最担心的事就是回家。因为我们镇与禾滩乡交界的地方有一座山叫天堂坡,那是我们回家必经之地。由于海拔较高,每逢冬天下雨下雪,寒风一吹,路面就结冰光滑,别说车辆无法通行,人行走都十分困难。因此,一下雪,就苦了我们。我们只能坐车到天堂坡山脚下,用草绳绑着鞋子,走路回家。十多公里山路,连滚带爬,回到家里时也是晚上八九点钟,又累又饿。

80年代末,我调到了怀化工作。从新晃到怀化,虽然有火车和客班车,但火车在新晃停靠的也不多。班车途经芷江新电坪时还要过渡,本来两三个小时的车程,有时要花5、6个小时。记得有次父母和舅舅来看我,早上八点从家里出发,到怀化时已是下午六点来钟。舅舅直说:“太不方便,太不方便了。”

近年来,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道路四通八达,行车十分方便。从镇里到县里的班车一小时一趟,从新晃县城到怀化的班车变成了直达快巴车,每 15 分钟一趟;新晃到怀化,不仅有国道,有高速公路,还通了高速铁路。从怀化到新晃,坐高铁只要26分钟。有人开玩笑说:“只要打电话告诉家人开始炒菜,半个小时就可以在家吃上饭了。”

过去,从老家到怀化要七八个小时(包括中转、等车等),现在只要两个多小时就能到达。原来“闻雪色变”的天堂坡已经低下了高昂的头。因为政府投资,从半山腰打通了隧道,原来要爬山坡半个小时,现在5分钟不到就通过了。

离开时,父亲跟我说:“周末你要没事,我们回老家看看!”我说:“行。”现在交通方便了,又有车子,说走就走,没有犹豫了。(杨倩)

责任编辑:余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怀化 教育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