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频道 > 时事专题 > 推荐专题 > 我与改革开放共奋进 > 我与改革开放共奋进 > 正文

我与改革开放共奋进丨“姐妹花开” 开幸福来

离过年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两个妹妹都打来电话,说过了冬至就杀年猪了,叫我们去吃庖汤。我和先生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其实,对我们来说,吃庖汤只是个名分,我们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到她们家住几天,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吃吃自家种的环保菜。

先生笑着打趣我:瞧你高兴的样子,像去旅游一样,过去叫你待一天都不愿意。

我不好意思笑笑说: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过去那地方冬天冷死人,夏天蚊子抓起可以炒菜吃,上个厕所都提心吊胆,你还不是也待不下去,过去那地方真的太穷了。先生坦承。

两个妹妹其实是先生家的二妹和三妹。先生家在农村,共有兄弟姐妹七人,当时还有爷爷奶奶同在,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仅靠父母挣工分养活这一大家子,生活的压力是相当大的,所以女孩子到了年龄,找个人家嫁出去是当务之急。

公公跟媒人说:家里条件差点没关系,给不起彩礼也不要紧,只要小伙子是正经做事吃得起苦的人。于是,八十年代中期,刚满二十岁的二妹经人介绍,嫁到了比自己家还穷还偏远的一个叫下坪的地方。都说糠箩跳米箩,这下好了,二妹从糠箩跳到草箩去了。当时,我们都不理解公公为什么同意把二妹嫁到比自家还穷的地方去。公公说他考察了未来的妹夫,是个老实厚道过日子的人。

“人穷怕什么,只要肯做。”这是公公常挂在嘴边的话。对于在家里拥有绝对权威的公公来说,没人可以动摇他的决定。二妹身不由己地嫁到了远方。后来的事实证明公公的确有眼光。二妹夫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只知下死力干活,哪怕挣了一毛钱也要交给二妹。过了几年,二妹的婆婆娘做介绍,三妹也就嫁到了那里。

两个妹妹嫁过去几年后,我曾到下坪去看望过她们。那时的下坪没通公路,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坐那种装了发动机的机帆船,小小的船只坐满了人,再加卖菜的箩筐、猪笼什么的,让人看了胆颤心惊。村里的房屋高低参差不齐,一条弯曲狭窄的小路把村子与外面连接起来。两个妹妹当时住的房子都是那种年代久远的木房子,仰起头就可以看见屋顶的灰色椽柱和黑瓦。整个屋子又小又暗。如果要上厕所更是一道难题,两块板子搭在一个高大的木桶上,真的很吓人。

当时下坪的收入就靠种粮食和柑橘,人口多耕地少,日子过得紧紧巴巴。三妹家是独生子,压力相对来说要小一点。更让我们操心的是二妹家,二个儿子要吃要喝要读书要成家,靠二妹两口子土里刨食,真的很困难。果然,大儿子读完中技,小儿子读完初中就弃学外出打工去了。望着二妹那双粗糙的大手和比实际年龄要老许多的皱纹,我不知如何语言。我知道自己解决不了她的困难,只能尽力而为,帮一点是一点了。

日子在岁月中流逝,一晃孩子们就长大了,到了要成家立业的时候。虽然知道她们的日子比以前好过了许多,但一想到外甥们结婚娶媳妇,还是替妹妹们发愁,特别是二妹,两个儿子要成家,巨额的彩礼不说,没有新房子,媳妇哪里肯进门呢?

没多久,突然接到三妹的电话,说他们家的新房子修好了,让外甥开车来接我们去做客。我又惊又喜,过去一年忙到头,连件新衣服都舍不得买的三妹,难道捡到了金元宝?不仅修了新房子,竟然还买了汽车?

在约定的日子里,外甥果然开着崭新的汽车来接我们,虽然不是宝马什么的名车,但十几万元的价格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汽车沿着平整宽敝的村村通公路朝下坪飞驰。一路上,我们顾不得看路边的景色,全部注意力都被外甥的讲话给吸引住了。原来,随着党的富民政策越来越好,勤劳肯干的农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三妹夫本来就是个能人,自学了一手好的电工手艺,平时农闲时就帮别人修电器。外甥也耳濡目染地学会了这门手艺。农村条件好了以后,许多地方都要盖房子,父子俩就专门负责给别人安装电路,每年收入不错。同时喜欢动脑筋的三妹夫还发现了一条致富之路。他们家乡的悬崖上长一种名贵药材叫白芨。以前经常有人来收购,价钱还不错。随着药材越挖越少,三妹夫就琢磨,这种野生药材能不能培育呢,要不以后挖光了怎么办?于是他在家反复试验,居然找到了合适的方法,家养成功了。如今家里种植着一大片白芨,每年收入十几万。

原来如此啊。在愉快的谈话中,汽车一直开到三妹的家门口。立在眼前的是一栋漂亮的二层楼房。三妹兴高采烈地带着我们参观。时尚的装修,全新的家具,宽阔明亮的厨房,功能齐全的厕所。说实话,这正是城里人梦寐以求的别墅呀。

看到三妹家的条件好了,我心里不禁嘀咕:也不知二妹什么时候才能修好房子,娶上媳妇。正想着,就听三妹说:嫂子,二姐家的房子也快修好了,我带你去看看吧。

啊,二妹家也修新房子了?我一听,大喜过望,连声说:去看看,去看看。

二妹的家隔得不远,沿着河堤走十来分钟就到了。抬头一看,一栋三层楼的欧式建筑出现在眼前。二妹喜盈盈的在门口迎接我们。

好啊,修这么大的房子居然不告诉我们。我大声地责怪她。

二妹笑嘻嘻地说:想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呢,要不这么多年,你一直为我操心。

二妹家的新房就建在河边的堤岸上,右边是气势雄伟的发电站,左边是一片金黄的稻田。前面是造型奇特的像馒头一样的丹霞地貌山头,清澈的沅江从门前穿过。我一边四处参观,一边赞叹:你们现在的日子可比城里人强多了。

两个妹妹开心地笑着说:我们只跟自己比。比起从前,现在的日子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都是搭帮党的好政策呢。

坐在宽敞的晒坪里,眼前晃动的都是果实累累的桔子树和柚子树,绿色的叶子在阳光中闪闪烁烁。看着门前盛开的红的耀眼的三角梅,两个妹妹给我们细说她们如今的收入和生活,言语中充满着骄傲和自豪。

“嫂子,我跟你说,二姐家今年喜事盈门呢,你要准备票子喝两堂喜酒噢。”“真的呀?”我惊喜地问“:两个外甥都找到媳妇了?”

“是啊,两个都找到了,他们年龄都不小了,女方催着结婚呢。”二妹言语中有掩饰不住的喜悦。原来,下坪村变得越来越好了,四里八乡的妹子都愿意嫁到这里来,有的人家不仅不要彩礼,还准备了丰厚的嫁妆呢。

这下好了,压在我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地了。真是家有梧桐树,不愁没有金凤凰啊。

在聊天中,三妹告诉我:下坪村不仅是湖南省的“美丽乡村”示范村,还是洪江市唯一个“六到农家”的示范村。

什么是“六到农家”呀?我没听明白。

“六到农家”是指农村危房改造、环境治理、水、电、路、气全部都要搞好。我们村里现在基本上都落实了。百闻不如一见。舅妈,我带你去看看示范村那边新建的居民点吧,真的比城里还好。外甥介绍说。

跟着外甥走在去居民点的路上,我发现眼前是一个崭新的下坪村。过去那窄窄的田埂泥巴路不见了,到处都是平坦的水泥路,路两旁那低矮的破房子也销声匿迹了,造型别致的小洋楼像春笋一样四处冒了出来。液化气、太阳能热水器、空调、电脑、摩托车几乎进驻了每个家庭。家家户户干净整洁,门前屋后花红叶绿。

新的居民点真的使我眼前一亮:高大整齐的楼房,造型别致的节能路灯,漂亮的花坛,玲珑的八角亭,宽阔的篮球场,各种健身器材。棋牌室里,老人们在说笑着打麻将,广场上,女同胞在愉快地跳着舞。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和满足。

看着眼前这崭新的一切,我有一种梦幻的感觉。以前那个贫穷落后的下坪哪去了呢?现在的下坪果真比城里的社区还漂亮。

外甥开玩笑说“:舅妈,我看你是喜欢上这里了,要不,你以后就住到我们这里来吧。现在已经有老板准备投资了,要建一个旅游观光区呢,以后的下坪‘春有花,夏有荫,秋有果,冬有青,游有水,玩有乐',城里人都会吸引来的呢。”

是啊,农业丰则基础强,农民富则国家盛,农村稳则社会安。党的政策越来越好了,农民越来越富了,农村就会越来越美。清新的空气,优质的水源,美丽的风景,宽敞的住房,无污染的蔬菜……这可是很多人都向往的生活啊!

我说“:好,我以后就到下坪来养老。”

“一言为定呢。”外甥调皮地伸出小拇指说。看着他青春的脸上充满着自信的样子,我仿佛看到了下坪充满希望的未来。我用力地勾住他那年轻有力的手,一股暖流在心中涌动。(覃惠军)

责任编辑:余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沅陵 冰除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