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频道 > 时事专题 > 其他专题 > 绿满五溪 > 新闻报道 > 正文

广木之乡一棵“树”——记会同县林科所白土冲林场护林员唐自田

有人说他是一棵树,虽然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时光轮回的印记,但他却更加坚韧挺拔、根深叶茂;有人说他是一个传说,34 年来在近乎“原始”的环境中日复一日,坚持做着同一件枯燥而单调的事情;也有人说他是一个“傻子”,不光自己一辈子碌碌无为,甚至还拖累了妻儿老小,但他却“心安理得”,每天无怨无悔地重复着昨天的故事。他,就是2015 年全国劳动模范、会同县林科所白土冲林场护林员唐自田。

绿满山原的春天,记者来到白土冲林场采访了这位传说中像树、像碑的“傻男人”。

披星戴月 35 年与树相伴

从“广木之乡”会同县城出发,一小时左右的颠簸后,我们来到了位于会同县西南方向的地灵乡大坡村白土冲林场。该林场建于上世纪80 年代,地处湖南、贵州两省的会同、靖州和天柱“两省三县”交界地带,交通闭塞,人烟罕至。

“这里以前一直都不通电,直到今年元旦节的时候才安装了太阳能光板发电,至今都没有手机信号。”一到林场,老实黝黑的唐自田向我们介绍林场情况。

一栋破旧的砖瓦房,前面一块坑坑洼洼的空地,周边重重绿树环绕,这里就是唐自田的家。屋里,除了电饭锅外没有别的电器。

1981 年会同县决定在白土冲进行杉木良种科研,培育高产杉木原种。当时年仅18 岁的唐自田刚好从学校毕业,听说白土冲需要人造林,什么也没想,就从30 公里开外的家中过来了。这一来,就是整整35 年。

“刚来的时候三四十个人住在一个临时工棚里,没有电就捡些松枝烧燃作灯,人都熏得跟腊肉差不多了;没有水喝就到几里地之外挑山泉水喝,有时夏天都要几天才能洗次澡。”回忆起往昔岁月,唐自田感慨万千,“那个时候要出去只能走山里的一条毛路,东西进出都是靠肩挑背扛,来回要三、四个小时。

“杂木丛生,还有野兽时常出没。”唐自田说自己一度产生过放弃的想法,后来看着一棵棵自己栽的树苗越长越大,就像自己的孩子,舍不得走了。

精心守护 会同“广木”走向

全国俗话说:“ 三分造, 七分管。”造林难,管林更难。

下定决心留下来后,唐自田就再也没有动摇过。1988 年,他把新婚不久的妻子也接到了山上,从此把家安在了林场。

造林开始后,唐自田对每一棵树的挖坑、施肥等关键技术都亲自把关。1996 年,1000 多亩第一代子代测定林成林,唐自田的工作职责也从造林变成管护、采种和观测数据。

1000 多亩林子,每亩将近100棵,10 万多棵树每棵都要登记备案,每年都要全程做记录,唐自田全靠光着脚爬到树上去测试,数据从没有过差错。

天天要爬树,危险自然不可避免。1995 年,唐自田测试数据时突然脚底踩空,不慎从10 多米高的山坡上滚落了下去,造成左手骨折,至今还留有后遗症。

1 年365 天,唐自田每天在山上巡查,经常天没亮就出发,天黑了才回家,陪伴他的手电筒已用坏了16 个。多年来,林子没发生过一起火灾和重大盗伐林木案件。

“ 他那么拼命, 肯定工资高。”有人说。可直到现在,唐自田两口子工资加起来,每月才3000 元。

如今,白土冲林场林木郁郁葱葱,已选育出杉木优良品种132 个,增产效果达30% 至57%。2013 年全国杉木良种现场会在会同召开,白土冲子代测定林作为参观点,得到与会者高度评价。

全心护林 家庭却是“欠账大户”

“这么多年了,没有让她跟着我享过一天的福,我欠她的太多了啊。”说起妻子,唐自田满是愧疚。

2002 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妻子李庆莲突发肾结石,痛得在地上打滚。看着痛苦的妻子,唐自田纠结万分,因为没有电话,他最后只好把妻子一个人丢在家里,独自跑到6 公里外的大坡村叫来赤脚医生,后来送往会同县城的医院做了手术后才转危为安。

“原来我想出去打工,这里太苦了。但后来跟着他护林,我舍不得他也舍不得这片林子了。” 妻子李庆莲早已从不支持转变成了相守相伴。

唐自田的大女儿已出嫁,小女儿在芷江师范读书。说起孩子,唐自田暗自神伤:“孩子们从小跟着外公外婆生活,她们埋怨过我们,可我实在放不下这片林子啊。”

唐自田有90 多岁的老母亲。30多年来,他仅在家陪母亲过了4 个春节,平时每年也只能回去看望三四次,都是当天返回。每次离家,留下的是不舍和愧疚。

当我们问及今后的打算时,唐自田坚定地说:“一直会干到退休,如果基地需要,身体也还能应付的话,退休后还会一直干下去。”(记者 姚晓伟 通讯员 卢环)

责任编辑:田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会同县林科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