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专题频道 > 时事专题 > 飞山梦飞 > 正文

靖州土桥街——被世人遗忘了的千年时光

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

一生只爱一个人。

一座城市,习惯了它的繁华,是否也记得老街的味道。

古色古香的青石板和长街巷弄,】

一定会让你更爱这座城!

——木心

在靖州恐怕只有走进土桥老街才会真正明白这首诗的涵义,土桥街是靖州历史的遗存,也是靖州历史沿革的见证。这条青石板铺就的老街依傍着渠水而建,历尽千年沧桑。这里早在旧石器时代,就有先民繁衍生息,夏商时期为荆州西南要腹之地;明朝时期已是湘、桂、黔三省边界地区的商业重镇;清乾隆以后,“五省八帮”商人陆续来此开设店铺,形成了“八邦会靖”的繁荣局面。据记载,这条街北起大码头,南至练武训兵的教场,傍渠水西岸而立。南北朝向,约两公里长,中间铺青石板,两侧是小青瓦木板房,一般是两层的,大多的临街底层开商铺。街上的会馆建筑群从宝庆码头到土桥桥段,分布在街的右侧,依次有:太平宫、邵阳会馆、衡阳会馆、贵州会馆、三义宫等。现在的乐群小学就是当年政府利用衡阳会馆、邵阳会馆及贵州会馆的房屋建立的。由于近代保护不力,古建筑已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如历史上的八大会馆现仅存两处,并且也不完整。

土桥街是以土桥来命名的,桥在三义宫前两百米处,桥名怎么来的,已无法考证。土桥街的居民大多为邵东、宝庆、衡阳等地的,其中一部分人是在清代至民国时期才举家迁徙过来靠手艺和渠江的码头谋生的。土桥街的一大风景就是众多的封火墙围护的窨子屋式的会馆建筑,在“八帮会靖”的会馆建筑中,这一带就建立了六个,可见昔日的热闹和繁华。邵阳会馆、衡阳会馆、贵州会馆、太平宫的门坊都很高大,壁面有石板画和泥塑堆集的人物或龙凤花草图案,高高的坊檐高低错落。大门的石柱上雕刻对联,门坊的中间书有馆名。在印象中贵州会馆的门坊最惹眼,一是它高大,二是它泥塑图案最多,还有石刻的人物、动物、花卉图案特别生动。但衡阳会馆、邵阳会馆的馆名题字写得最好,从右至左,一个字两尺见方,行楷,笔力苍劲,醒目。进会馆的门前两侧置石狮,有石坎。进门后从低到高依次是戏楼、天井、过厅、正厅等。天井铺满青石板,过厅、正厅的地面是三混土的。正厅最高,也宽大空旷、柱的直径在六十公分以上,垫的石楚为方形,梁也不下50 公分宽,抬梁与穿斗相结合的结构,几个会馆的风格基本相同。戏台要算太平宫的最好看,也保存最好。戏台顶上置澡井,有红、黄、蓝颜色画的图案,非常美观精湛,屋顶是小青瓦歇山顶的。一般正殿墙面堆塑鬼神人物,胡须飘扬,怒目圆睁,气氛阴森,令人望而胆寒。

时光流逝,土桥街早已丧失了做为商业街的功能,成为宁静的居民小巷,充满了陈旧的生活气息。仿佛一个沧桑的老人静静的偏居一隅,只有去走进他,了解他才知道他曾经的繁华。老街曾经的繁荣虽然随着历史的脚步远去,祖先们留下的古居历经风雨的洗礼变得斑驳、颓圮,但它却积淀了一段不可磨灭的历史文化,让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引以为自豪,在传承之中心态得以淡定。土桥老街不同于那些出名的古街道,这里完全没有商业化。由于交通不便和商业中心的转移,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居民离开,苍凉从每个石缝、屋檐显露无疑。慢慢的走在街上,就如同走入厚重的历史,耳边仿佛听到来车水马龙的喧嚣和五湖四海商人的交谈。突然醒来,却忽然发现,早先的事,什么都不记得了,仿佛是一场梦。靖州古城大部分建筑已经走进了历史的废墟,只有土桥街有幸的保存了下来,但愿不要破坏它的宁静,让它永远睡去。(张城荣 储学文)

责任编辑:田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靖州土桥街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