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怀化
首页 > 专题频道 > 时事专题 > 飞山梦飞 > 正文

靖州浮桥的故事(上)

靖州渠江浮桥历史悠久。据史料记载,为明成公二十年(1484 年)知州伍玑为方便渠江两岸居民生产、生活行走所建。该桥长110 米,宽2 米,由12 艘木船连接,上铺桥板,两边镶以栏杆栓牢浮桥,之后数次损毁并重建。时至解放后的1969 年,政府投资建渠江大桥后,延用的浮桥被拆除。2001 年后,建了望江楼,在群众的要求下,又建起了浮桥。

一九六O 年,我从辰溪煤矿“精简”回到老家靖州,先被大队安排在“繁殖场”种饲料,后来又看管了一段时间的浮桥。其间苦乐,记忆犹新。浮桥原是一李姓贫农看守,此人忠厚老实,工作认真负责,身体健康,水上功夫很好,看守浮桥多年鲜有事故。因此,上级相信他,群众喜欢他。这浮桥乃交通要道,看守之责自然重大,待遇优厚,每月工资六十元。因他家人口众多,负担特重,经大队研究决定:这六十元工资,一半交生产队记工分,另一半则直接拿回家用。当时正是合作化高峰时期,运动一个接一个,不断“斗私批修”。“四清运动”来了,老李在此前不小心说话得罪了别人,年底查账,有人认为某人看守浮桥,有一半工资走了资本主义道路。那还了得,念在他是穷苦出生,从轻发落,只要把钱交了就好,他交了钱就再不愿意守浮桥了。

于是大队紧急磋商决定,浮桥交给“五峰繁殖场”专管,工资作场收入。并把我的情况呈文报上级批准叫守浮桥,在场里记满工。我当时20 多岁,身体还算健康,贫农成份。经公安部门核实批准,叫我去培训了半天,发了一本规则。这本小册子早已不知去向,内容隐约记得一些,即,提高警惕,防止阶级敌人搞破坏;洪水超过二道“天坪”放桥,实行舟渡,票价每人次五分,特殊情况免费;每船限坐20 人,不准超乘,安全第一,洪水超过三道“天坪”,停止舟渡。于是我就成了看管浮桥的专司人员。自从与浮桥亲密接触以后,深感责任重大,我也尽职尽责。历尽沧桑的浮桥两岸,不知发生了多少悲欢离合的传奇故事,古往今来,改朝换代,历历往事,演绎在它的身旁。

据一些老人回忆,紧挨桥头的杨公庙,乃河下人士集聚之所,每年夏秋庙会,祭念杨公菩萨,大唱梅香,祈求河下平安。届时人山人海,热闹非凡。那时电影发明不久,曾在此放演过无声电影《火烧灵隐寺》。故事讲的是济公活佛,一边放映,一边还安排一人手执话筒介绍剧情。这里还办过完小,土匪还在这里搞过所谓的司令部。

解放靖县的时候为阻止解放军过河,有人强迫一位姓胡的手艺人去抽浮桥跳板。解放军在河西龙凤崖高喊:“老乡不要抽跳板!”手艺人左右为难,不抽,背心挨枪子,抽,会得罪解放军。为活命还是伸手……解放军神枪手知其受迫,放了一枪仅伤其足,冲过江来,对其安抚救治。解放初这里又是召开群众大会,镇压反革命的场所。

旧时本省宝庆地区以及外省客商来靖必经浮桥。那时渠江两岸的街上店铺林立,远方商贾纷至沓来,热闹非凡。玩龙灯、划龙船是大家喜闻乐见的群众娱乐活动,石家福、银熙江平时着重观察猫的习性,故而耍起狮子来惟妙惟肖,是大家公认的“高手”。

再说划龙船,五月端午佳节,收起浮桥以便行船。红男绿女、驻足两岸,炮声振耳,锣鼓咚咚,喊叫之声撩人心魄。由远及近,船如箭发,争先恐后,向着终点冲刺。神龙飞驶,逐浪腾波,弄潮儿们把不甘落伍的精神展现无遗。一九四五年,抗日胜利了,全国上下,一片欢腾,古城靖州,彩旗飞扬,欢欣鼓舞。除了划龙船,玩龙灯之外,大放河灯亦是热闹非凡。大家扎起一尺多长的彩船,外面糊以油纸,船中置蜡烛或油灯,船上写有诗词歌赋,还有胜利的豪言壮语,以及祝福国家繁荣富强,家庭平安吉祥的内容。晚上九时许,碧空如洗,一轮圆月,静影沉壁,波澜不惊,人们三三两两,不约而同,来到河边。人们把精心制作的彩船,点上灯,放入江面之上,一时间,星星点点万紫千红在浮光耀金的渠江之上缓缓移动,看得人眼花缭乱,思绪万千……(张涛 龙星)

责任编辑:田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