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频道 > 时事专题 > 飞山梦飞 > 正文

魏了翁与靖州鹤山书院 ( 下 )

在《靖州鹤山书院记》中魏了翁说“古今无未定之天” ,是对真理的相对性与绝对性的关系的正确阐释,真理是绝对与相对性的对立统一体,真金不怕火炼,真理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正因他有此卓识,因而坚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所以他在逆境中仍然保持着积极的心态,对国家无比忠诚,对事业孜孜以求。他建立书院,授徒讲学,著述立说,都反映他胸怀广阔,志存高远。即便在靖州这个避远的地方,也要为国家培养人才。在《鹤山集》 卷三十六 《答真侍郎》 一文中,他说: “万一中间开发得数人,亦是报国之大者,且不枉此行也。 ”于此可见其胸襟抱负之一斑。因此,正如元代学者方回在其《瀛奎律髓》所说: “其在谪无一毫戚嗟憔悴之言……大儒徳言,非区区小诗人可企及也。 ”

因此,对他刚到贬所立即动手建立靖州鹤山书院,也就不难理解了。

那时的靖州乃流放犯人之所,地处僻远,苗侗汉人杂居,经济不发达,生活条件艰苦。魏了翁身为一介逐臣,在艰难的条件下创建书院,其精神境界值得赞扬。他在《次韵九华叶宾见思鹤山书院诗》中写道:

天空地迥托吾庐, 何处山川不裕如。

太极光阴宁有间, 环中事业本无书。

道亨谁谓大人否, 夷陋不妨君子居。

昨梦九芙蓉里去, 起闻跫足到空虚。

诗人不以物喜,不以已悲,以天地为庐,以四海为家,不管身处何地,而心皆裕如。在当时权臣的眼里,靖州为鄙远之郡,风俗粗恶,贬魏了翁于此,大快其报复之心。殊不知,靖州一带,地广物阜,当时赣南、湘南都暴发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社会不稳定,而靖州和平安宁,且人皆朴实近本,没有浮华淫靡、没有虚伪欺诈。

魏了翁到这里来,是待罪之身,当时有谣言,说魏了翁等人欺世盗名, “真德秀真小人,魏了翁伪君子。 ”但是这里上至官员士绅,下到普通百姓,无不对这位贬官礼敬有加。因此,魏了翁诗中“何处山川不裕如” ,并非他强作笑语,而是其真实感受的表达。

自己虽为放逐之身,也要积极用世,不虚度光阴,于是他无比珍惜这美好的时光,创建了靖州鹤山书院。由于他的人格魅力和精神召感,天下士子,负笈来学;而当地学子,也知向学。

虽然在贬所条件艰苦,但君子忧道不忧贫, “道亨谁谓大人否,夷陋不妨君子居” ,诗人正道直行,坚信终当否极泰来。书院虽然简陋,但与“子云亭” 、 “陋室铭”一样,君子居之,何陋之有。书院建成后,他因地制宜,还在书院旁边建了“芙蓉池” ,夏有荷花冬有梅,更有桃李艳芳菲。

靖州鹤山书院为当地培养了第一批举子,在当时这个文化相对落后的内地边郡,算是破天荒的大事。魏了翁还专设“鹿鸣宴”相款待,并作诗《次韵靖州贡士鹿鸣宴二首》 ,其一表达了对书院成功办学的欢庆和对举子们初试告捷的赞扬:

何处何时不产贤, 黔中故地夜郎天。

虽云地脉元无间, 欲破天荒未有先。

另一首则表达了诗人对举子们美好前程的祝愿和对未来的殷切期望:

万蚁场中春锁棘, 九宾庭下晓鸣鞭。

便将正学昭群聩, 留取魁名万口传。

他希望举子们不负重托,勇于担当,正道昭人,立功建业,赢取生前身后名。

魏了翁创建靖州鹤山书院,并在此著述讲学近七年,为靖州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也为他自己的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古人云: “望丰屋知名家,睹乔木知旧都。 ”而今先贤已逝,书院遗址尚存,鸿文在国,亦有文献可考。秋风徜徉,青灯展卷,心慕神交,油然而生虔敬!

责任编辑:吴涛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